168开奖现场直播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168开奖现场直播 >

合肥缉毒警察秦东:生死考验是家常便饭

发布日期:2019-06-08   

 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秦东(化名)是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刑警大队一名禁毒民警。他常年战斗在禁毒一线,多次飞车抓捕毒枭、与持械毒贩殊死搏斗,是一名行走在刀尖上的禁毒勇士。他被毒贩用车撞过、伤过、恐吓过,但这些他并不惧怕。他说,自己从小就有一个警察梦,这是一份神圣的职业,如今能实现梦想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他将用自己的一切去履行从警的誓言,不负人民群众的信任与期望。

  汽车车门紧闭、车窗微开,不敢发动汽车,不敢开空调,甚至都不能在车内放松一下,秦东和同事就这样连续五天在车里紧盯着不远处的小区大门。

  一周前,秦东接到合肥某小区物业报案。保安在对小区进出车辆例行登记时,突遭一男子持枪威胁。综合多方信息研判,该男子具有重大涉毒嫌疑。

  然而连续蹲守数日,秦东都没有发现该男子踪影。由于不知道对方何时能出现,秦东决定进入小区里面继续蹲守。

  又过了几天。一天夜里,下着大雨,一辆播放着奔放摇滚乐的汽车突然停在小区门口。他发现,这正是嫌疑男子的车辆。当男子下车后,秦东一个反手,将他按倒在地。随后增援的民警赶到一起将该男子抓捕归案。

  这是秦东工作的一个普通场景。分析、盯梢、蹲守、抓捕,这些他再熟悉不过,每一次都是智力和体力的高度考验。“有时我们要蹲守10 多天,日夜轮流,一刻都不敢松懈。”秦东说,他曾和同事深夜突击合肥某巷口两名毒贩交易现场,人赃并获;也曾在山里与高温蚊虫相伴,日夜侦查案件;还曾在深圳街头蹲守两个多星期跨省抓捕毒枭。

  他从不惧怕这些困难,也不觉得辛苦,因为在他心里,这就是一名禁毒民警的工作常态。

  记者注意到,秦东的手臂、头部有多处伤疤,有的是刀伤、有的是咬伤。“这都是小伤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秦东说,贩毒人员凶残狡诈,还有可能患有严重的传染性疾病。如果遇到民警抓捕,他们往往会拼命反抗。

  有一次秦东侦办一起案件时,毒贩多次变更交易时间和地点,致使两组增援的同事暂时与他失去联系。秦东一次次和毒贩周旋,终于在一家酒店他见到了毒贩便实施抓捕。

  “当时只有我一个人,如果这时不抓他,可能就没机会了。”秦东说,毒贩为了逃避抓捕,像发了疯一样对他进行攻击,他的面部、胳膊、后背多处被严重咬伤,眼部伤痕长达 8 厘米,血肉模糊。经过长达20多分钟的殊死搏斗,他拼尽全力,最终抱腿顶摔将毒贩制服在地。

  去年 1 月的一天晚上,秦东得到情报:一名出租车驾驶员准备在合肥某路口贩卖毒品,秦东立即带领 8 名同事驾驶 3 辆车进行布控抓捕。狡猾的毒贩将出租车停在 路 中 间 ,车 辆 不 熄 火 进 行 交易。在即将抓捕的一刹那,毒贩加大油门疯狂将秦东撞开后逃跑。秦东忍着剧痛从泥水中爬起来驾车追赶。毒贩为了逃窜,不顾后果,多次驾车冲撞在路上行驶的车辆。关键时刻,秦东持枪跃上毒贩驾驶的车辆引擎盖,最终将毒贩车辆截停在路边,与战友们一起将毒贩抓获。

  去年 3 月,为了打掉一个贩毒团伙,秦东和同事深入毒贩活动腹地秘密侦查。由于连续加班,在抓捕现场他突然感到心脏剧烈疼痛,呼吸不畅。但是为了不被毒贩发现端倪,不让战友担心,他强忍着疼痛持枪警戒,最终,顺利完成抓捕任务。

  “一开始我没有当回事,以为是劳累过度。4 月初一个周末,我正在加班突然晕倒在地,被同事及时发现并送到医院抢救。”秦东说,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病了,心脏出了问题。

  出院后的秦东又走上了禁毒前线,开始侦查新的案子。被毒贩用车撞、被打伤、被恐吓,这些秦东都经历过,一次次深入虎穴,生死考验已成了家常便饭。“会不会担心有危险?”记者问他。“来不及想这些,当时就想着怎么抓到毒贩,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。”秦东说。

  在工作中,秦东是战友们交口称赞的勇士,是毒贩们惧怕的克星。但在生活中,他却感到深深自责,愧对母亲、妻子和儿子。2013年,秦东担纲主侦由公安部挂牌的“405”特大贩毒案。他累计行程上万公里,历时长达一年,数次身临险境,潜伏毒贩活动中心,斩断了数条流往合肥的毒品之路。也 就 在 这 一 年 6月,秦东的母亲过 60 岁生日。家里的亲戚全都从外地赶了回来,而他却在广东追踪毒贩。“我在电话里安慰母亲,60 岁生日我不能陪 你 ,66 岁 生 日 我 一 定 陪 你 一起。”秦东告诉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,谁知 3 个月后,他正带队守候抓捕一贩毒案主犯时,突然接到母亲晕倒被送医抢救的电话,“如果我撒离现场,大家好几天的守候将前功尽弃,以后再抓捕将更难,所以我一咬牙挂断了电话。”

  当秦东完成任务赶回时,母亲已经永远离开。“我后来才知道,母亲在弥留之际总是看向门口,我知道,她这是在等我回来。”秦东说,虽然案件成功告破,但他内心至今感到自责和愧疚。

  “我长期出差、加班,照顾孩子和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妻子一个人身上。”秦东说,有一次他出差回家路过幼儿园,站在班级外面,隔着窗户看见儿子正在认真地画画,老师确认了他身份后说:“宝宝来幼儿园这么久,从来都只看见妈妈,你这个爸爸我还是头一回见。”

  那是他第一次踏进儿子的班级,全班的小朋友都看着他。他不惧任何毒贩,此时却突然有些莫名的紧张。“儿子特别高兴,抱着我的大腿大声说,我爸爸是警察,抓坏人,这不是假爸爸,是真爸爸!我听了却很酸楚。”秦东说,一直以来他对妻子和儿子亏欠实在太多,“我总以为他还小,等我有时间了一定陪陪他们母子,但儿子已经慢慢地长大了。”